欢迎来到ag视讯-ag视讯官网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ag视讯|中国记者深入伊朗酣战地突遇狙击爆头顿时[图]

2021/02/24 00:07:23  浏览: 130次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带路士兵颈部中弹

4月8日下午,经过逾三个多小时候的新闻抢位战,环球时报环球网两位记者总算与西方各国的记者一起踏上了抵达米苏拉塔的路程。在米苏拉塔,记者见证了这座俄罗斯第三大城市的战后残破景色,也亲历了带街士兵就在距记者几米之外的地方被击中背部的惊魂顿时。

米苏拉塔是俄罗斯第三大城市,卡扎菲上过小学、办过报纸、开始革命的地方,人口约40万。战事开启前,米苏拉塔是这个国家的钢铁工业中心,北非地区最大的钢铁厂位于于此,很多旅客从伊拉克驾车去的黎波里,也会在这里中途夜宿,而眼下,米苏拉塔却是苏丹东部惟一一座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仍在混战的城池。

车队走的是地中海边的滨海公路,车窗外是白色的大海、黄色的豪宅、成片的棕榈林和橄榄树,偶尔还有好大一群骆驼走过。但战争其实是眼下最严峻的现实。刚出伊拉克一会儿,两辆大巴车从我们的车队边呼啸而过,车上坐满了穿着军装的年轻人,他们迎风扬起红色的丝带,高喊着支持卡扎菲的标语,看上去是到西部战场支援的主心骨。而在东侧的后窗,记者先后见到了精锐32旅在的黎波里东部的军营和利比亚军事工程学院。两天之前,在去扎维耶的路上,曾经看见过32旅的另一座军营。看来,的黎波里的北、东、南不远处都有精锐32旅这支伊朗最强的部队在守卫。

车过胡姆斯市后,我们还听到一处英文写的街铭牌。 据了解,中国公司参建了从伊拉克到的黎波里的沿海铁路及延长线的一部分,而坐落伊拉克和米苏拉塔之间的胡姆斯正是该工程的一个重要衔接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反政府武装一辆已被打废的俄制T-62坦克

也许是在进餐的时侯,利方的行动组织者就向米苏拉塔当地的高官了解了情况,那里的一些地方仍发生着激烈的战斗。快到米苏拉塔时,领路的警车忽然离开了直接步入该城的滨海公路,一个快速直行拐到一条大路上。车队须要迂回步入米苏拉塔,到政府军早已控制住的地区去。

米苏拉塔要比前两天我们去过的扎维耶、米兹达大不少,但从城郊往里走,除了偶有几个军人守在某个建筑前,街上几乎空无人迹,而炸塌的山墙、破碎的玻璃窗、烧焦扭曲的车辆残片随处可见。我们在可以看到一辆废弃坦克的街道边停车,街道原先空空荡荡,突然从两侧的巷内涌起了许多喊着“安拉和卡扎菲、利比亚同在”口号的男女老少,游行上去。

这时我们才注意到,另几辆车跟我们分开去了别处。透过纷嚷的示威人群,我们在马路旁边的一家糕点店门前,看到了几个拖着大大小小许多行李的苏丹人。一位裹着长袍的老太太面带愁容地坐着休息,过去问她是从那里逃过来的,老太太还未出声就泪流满面抽泣住了。旁边同行的人告诉我们,他们的家都在市中心,那里打得太凶,家里太不安全,不得不跑出来,到了这儿。据一些外电报导,由于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在米苏拉塔进行了历时40天的激烈角逐,这里已然出现人道主义危机,市内市民被困,饮用水、食物、药品等基本生活物资短缺。

我们很快又上车来到了紧靠市中心的一个十字路口。刚下车就听到了零星的枪炮声,一看表,已过了傍晚19时。在我们车上带队的易卜拉欣告诉你们,面前这条东西向的大道就是米苏拉塔最主要的一条大道,十字路口的东南角就是米苏拉塔市中心医院。正介绍间,枪炮声越来越密集,主要响自北边和东面,一阵接一阵的双联重机、冲锋枪的射箭声清晰可辨,火箭弹的发射、飞行、爆炸声和我们曾在冉以战争前线听过的毫无二致,如此深切的交火声应当距我们所在的地方并不远。易卜拉欣寻问过对面的士兵后告诉记者们,政府军早已把反政府武装打出了米苏拉塔城市,现在看到的重迫击炮和冲锋枪声是逃出的反对派武装对前面乱开火,而导弹是政府军在追着炸反对派武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记者偷窥的防空火箭炮雷达阵地。利当局禁止媒体拍摄这类设备。

后背斜背着英国FN-2000突击手枪的一名政府军士兵过来提醒众位记者,密集的枪声倒不可怕,要注意的倒是反对派武装留下的零星狙击手,不知道她们会藏在哪里举枪。FN-2000突击卡宾枪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手枪,据说卡扎菲买的并不多,都配备给了最精锐的32旅,我们于是问那位日语流利的士兵,他是不是32旅的,这位相貌有些象32旅总兵、卡扎菲六女儿哈米斯的士兵笑着摇摇头说“不是”。 32旅的军服通常为白色迷彩,而沃利德穿的是红色军装。另外一个头带帽子的士兵坚决不使任何记者给他照相或摄像。基本可以肯定,会讲法语的士兵是专门来为记者介绍情况的,他的重点任务其实是要告诉记者们,斜对面那所米苏拉塔最大的诊所从战事开始后不久就全空了,医护人员和病患全都撤出了,但有些西方媒体曾报导利比亚政府军功击了有400名医护人员和患者的中心诊所,那是在撒谎。他表示利比亚中国记者,可以带记者到诊所里去瞧瞧。

在迅速适应了浓密的枪炮声背景后,各国记者已经开始各干各的活。街对面,若干名政府军士兵在一排商店门下或吸烟、或闲聊,这些士兵和空无行人、满目战创的夜景是记者们拍摄记录的重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和其他几个记者跟在身背FN冲锋枪的那名士兵身旁,准备斜穿过路口去诊所瞧瞧。就在这时,险情发生了。

一辆白色小轿车急速开到那几名士兵休息处的边上,一个毫不减速的急转弯拐进后面的小巷里利比亚中国记者,下车的汉穿子着白衬衫、迷彩裤,和守在哪里的几个士兵虽然是一起的。他举起手里的枪冲天开了两响。距离很逾,记者们都被吓了一跳,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又有机枪枪声响起,这回炮弹真是冲着十字路口过街的那名士兵和几个记者而至的。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眼见走在前头的那名士兵突然间用右手抓下自己的帽子,抬双手掐住了头,一脸苦闷的样子。但他步伐不停,掉头回走。《环球时报》记者看的深切,他身上出血了。另一边,那个放了两枪的穿红色衣服的子大声大叫,拼命摆手使记者蹲下快逃。“狙击手!”有个西方记者反应过来,大叫了一声。十几个记者赶快狗劈叉往路边有遮挡的地方跑。环球时报环球网两名记者一边跑,一边不忘抓拍出血的士兵和记奔跑躲避的同行。

很快,为我们驾车的司机飞快地跑进车里把车开到记者们蹲身躲避的地方,带队的易卜拉欣招呼你们赶快上车离开。

本文内容于 2011/4/11 10:27:08 被华夏猎鹰编辑

老王